版纳春秋(1)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09年07月31日 00:00

赛龙舟召仁信夺魁 选驸马俏公主传情

在地球北回归线上,西双版纳像一颗璀璨的翡翠镶嵌在中国云南红土高原的大地上。红土高原和热带雨林红蓝相间,更显典雅高贵。百万大象繁衍生息的澜沧江从青藏高原奔腾咆啸而来,穿山鑿石,一泻千里,到这里却似乎受到如水的民族———傣族气质的感染,温柔妩媚,波澜不惊,像一根蓝色的缎带穿过西双版纳这颗明珠。两岸青山如黛,繁花似锦,郁郁葱葱,蔚为大观。肥沃的土地上,高低错落的热带雨林相依互存,一望无际。澜沧江畔片片竹海如波涛起伏。摇曳的凤尾竹掩映下,栋栋竹楼或青瓦白脊,或竹壁草顶,独具特色;每一个院落里,华伞如盖的大榕树,高大健美的椰子树,婀娜多姿的油粽树,风姿绰约的槟榔树,青青的芒果枝,摇曳着芭蕉扇的香蕉丛,吊着累累果实的菠萝蜜各展风采,满院的鲜花争奇斗艳。竹海里,丛林中,穿红戴绿的傣家小仆哨宛如仙女下凡;金碧辉煌的缅寺里,身披袈裟的和尚颂读贝叶经的声音和着澜沧江的涛声向远处传播。

在勐捧坝子的田野上,西双版纳车里宣慰府议事庭庭长召仁信出行巡视的队伍正在行进。

身为车里宣慰府议事庭庭长的召仁信是一个十七八岁,身高一米八几,相貌英俊,大额头,高颧骨,天庭饱满,地角方园,清秀中透出威武,剽悍中透出睿智的堂堂男子汉。头上包着红绸包头,上身穿着镶金边的白绸无领长袖对襟衣,下身穿一条裤管宽大短及脚腕以上的黑色富春绸裤,脚穿饰有大象图案有齿边的木拖鞋,骑在大白马上到勐捧巡视。前面仪仗队开路。后面几匹马驮着各种用具。村寨田野里的人们都放下手中的农活跑到路边,双手合十,低头跪接。

在一般人看来,召仁信这个议事庭长是人长得很帅,又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马蹄急,威风凛凛人称羡。而马上的召仁信却没有这样洋洋自得,悠闲自在。从他举目四顾忧心忡忡的神情,从他脸上微皱的眉宇,就可以看出他心事重重。

俗话说,肚子疼只有自己知道。召仁信深知,他这个议事庭长来之不易,而当了议事庭长后的酸甜苦辣更是一言难尽。就在前天,因为抵制县政府在关门节春耕大忙时收重税,他才和国民党车里县政府派来收税的官员干了一仗。第二天,县政府就传出话来,马县长一定要给召仁信一点厉害尝尝。他随时都有再次被抓进国民党监狱的危险。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鬼才知道?

也难怪召仁信忧心忡忡,他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官得来不易,执政更难。他的这个议事庭长,既得益于佛祖恩赐,又是他抓住了一次难得机遇的结果。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傣历1307年泼水节来到了。车里宣慰街的澜沧江边,人山人海。主席台上的横标上用傣文写着“热烈欢度傣历1307年泼水节”。傣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诺族、佤族等穿着花花绿绿的民族服装的小仆哨、小仆冒把这里变成了花的世界。穿着傣装,身材苗条的小仆哨打着油纸伞,回目顾盼。道是无情却有情,多情调皮的小仆冒想方设法往伞下钻。

   主席台上第一排正中坐着西双版纳召片领、车里宣慰府宣慰刀正一,右边依次是国民党军统驻93师参谋团专员左书贤、国民党陆军93师师长兼思普区守备指挥官吕全国、车里县县长马拂江,左边是刀正一的二弟刀正统、抱着小儿子刀建业的三弟刀正祥、四弟刀正和,以及外议事庭的四大卡真(大臣),内议事庭的八大卡真。

江边,一字排开参加比赛的龙舟。第一只龙舟指挥是身高一米八还多,英俊威武,16岁的傣族小仆冒召仁信;第二只指挥93师营长曾宪伟,掌舵的是广东籍班长邝二狗等;第三只指挥是国民党军统驻93师参谋团少校参谋副官、二宣慰刀正统大女婿柴一凡;第四只指挥是县政府常备中队长康朗杰;第五只指挥是农民赞哈岩光和机灵、调皮、机智勇敢的少年和尚丙掌等。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主席台。

主席台上,马拂江正和刀正统就谁赢谁输打赌。

在主席台旁边的一个凉棚内,坐着刀正统的两个女儿刀兰英和她的姐姐刀桂兰。两姐妹像两朵正在怒放的鲜花,在主席台众多的女性中骄傲地盛开,特别引人注目。刀兰英15岁,正值豆蔲年华。美丽的瓜子脸上笔直高耸的鼻梁透出她的高贵和高傲,傣族姑娘特有的大脑门显示出她的智慧,镶嵌着两颗黑珍珠不断闪射着光芒的大眼睛显示出她的机智和睿敏。上身穿着薄薄的明黄色镶绿边的紧身窄袖短衫,下身穿一条当时不多的泰国进口丝绸精制的绿色绣白花的统裙,腰间一根纯银镂花腰带,头上插一朵金花,显得高傲而高贵,似一只美丽的金孔雀,熠熠生辉。热带的姑娘长得快,刀兰英只不过15岁,可是,一看就是成熟的少女了,胸部那两个隆起的小山坵又高又有弹性,似乎包不住青春的风采,随时都会把那小小的窄袖短衫绽开,线条分明的腰肢,明亮的黄绿色再加上一把金黄色的油纸伞,越发显出旺盛的生命力和青春的光彩。

刀兰英的姐姐刀桂兰又是全身淡紫,头上插着一朵红花,俨然一株亭亭玉立的丁香。姐妹俩相映生辉。后面是她们的侍女依香、玉罕。

   刀兰英受父亲和马拂江打赌的感染,对姐姐说:“姐,我们两个也来打赌,看今天赛龙舟哪个赢?”

“赌什么?”

刀兰英想了想,调皮地用樱桃小嘴指指柴一凡:“如果是姐夫赢,我输给你一对绿孔雀。”

刀桂兰点头:“好,一言为定。反悔是小狗。”

“姐,如果你输呢?”

“那就请求宣慰把得第一的那个小伙子赐给你做驸马。”

刀兰英一下红了脸,捶打着刀桂兰的肩头:“你坏,你坏。”

正在这时,西双版纳召片领、车里宣慰府宣慰刀正一用傣语宣布:“热烈欢度傣历1307年泼水节现在开始!”刀正一刚要坐下,县长马拂江傲慢地把胡子一拟,操着四川腔说:“啷个搞的嘛,宣慰,龟儿子,怎么忘了?不是还要用汉语民国纪年宣布一次么!”刀正一又不甚情愿地用带着浓烈傣味的汉话宣布:“热烈庆祝中华民国34年,就是傣历1307年泼水节仪式现在开始!”

芒锣、象脚鼓齐鸣。一排排高升冲天而起,在蓝天爆炸,开出一串串绚丽的花朵。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水,水,水”的欢呼声。(1·未完待续)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