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一本书的故事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4年12月19日 00:00

    在我的案头,摆着一本《中国古典文学鉴赏辞典》。20年来,它一直伴随着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影响着我的人生。
    我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豫东农村,儿时,对中国古典诗词歌赋偏爱有加。那时,农村很穷,没有什么文化娱乐,除了上学的课本外,几乎无书可读。我从大人口口相传中,将《百家姓》《三字经》背得滚瓜烂熟,稍有点难度的《孔雀东南飞》也背得一字不差。小小的才气赢得了乡亲们的掌声和长辈们的啧啧称赞,这更增强了我读书的热情。
    10岁那年,家乡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老百姓的生活有了起色。父亲几经努力,终于在新年之际买了台上海产的“红灯牌”收音机,这对当时一家人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从那时起,我就喜欢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阅读和欣赏》节目。凭着好记性和赖笔头,能够准确背诵出李白《将进酒》、王勃《滕王阁序》、李清照《醉花荫》等古典文学名篇。
    18岁那年,我高中毕业,入伍到云南边防部队。驻地紧邻中老边境,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文化生活较为单调。
    新兵下连后的一天下午,连队在格斗训练后就地组织“击鼓传花”游戏。全连官兵在训练场围成一个大圆圈,指导员背对着大家击鼓,一朵塑料花在队伍中按顺时针方向传递。鼓声停止,花落谁手谁出节目。这对无唱歌、跳舞天赋的我来说,无异于赶鸭子上架。第二圈时,花传到了我手中。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模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方明的声音,抑扬顿挫地背诵起了宋代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背完后,全连掌声雷动。连长说:“这篇目许多人都学过,但原文背出来的不多,学这么好,真不容易!”后来,在大家的盛情邀请下,我又背诵了两个古典名篇。
    第二天,连长集合全连宣布命令,我被调任队部文书室帮助工作。那年,我正式担任连队文书并晋升为班长。
    当兵第三年,我考取了塞外一所军事院校,结识了一位安徽的文职干部,他毕业于山东大学,虽然教的是军事专业课,但对中国古典文学很有见地。共同的兴趣爱好,将两个身份、职务不同的年轻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年后,他调任南京一所军校执教,临行时,把珍藏多年的《中国古典文学鉴赏辞典》作为礼物送给了我。
    军校毕业后,我重回云南边防老部队任职。部队工作岗位变化快,调来调去是常事,但这本书一直被我带在身边。闲暇时,从书中寻找文化精髓,品味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我学在其中,乐在其间。人们常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因我古典诗词功底好,创作的宣传标语、口号既有节奏又有韵律,加之不时有作品见诸报端,下连队没多久,就被选调到政治机关担任宣传干事,此后在部队的发展一直较为顺利。
    去年春节,我转业地方后首次回河南老家探亲,顺便到湖北看望当年的战友。为尽地主之谊,战友邀我游览名胜岳阳楼,恰逢景区推出十分钟内背《岳阳楼记》免费登楼活动。我不禁“老夫聊发少年狂”,在景区工作人员面前仅用6分钟就背诵出了全文,可我放弃了免费登楼的奖励,只将背诵获得的“免费登楼纪念券”留作留念。
    我想告诉身边的每个人,多读书,读好书,把我们民族的经典镌刻在脑海里,成为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传承者。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