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芒果林


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 2016年03月04日 00:00


□ 玉康龙

    傣族人民有很强的生态意识,他们总是把寨子建在靠近山林、水源丰富、土地肥沃的平坝,寨子周围还要种植果树林木。自古以来,傣族寨寨有林木,家家有庭院,院院果树成林。青山环绕寨子,绿水缠绕寨旁,翠绿掩映竹楼,构成了一幅美丽乡村图景。
    景哈傣族村寨位于澜沧江畔,与勐罕镇隔江相望。寨子北边有两棵古老的菩提树,它们是傣族群众心中神圣的佛树。每年佛教节日,寨子里的善男信女都要来到菩提树下栓线、献供品,顶礼膜拜。寨子四周有黑心树林、龙竹林、芒果林。黑心树和龙竹林是傣家人的一部分财产,特别是黑心树,家家户户必种植,子孙后代可继承享用。因此,每片黑心树林和龙竹林都是有主的。唯独那片位于寨子东边的芒果林,属于寨子里每个人的“陇坝蒙”。芒果林大概有10亩,种植了三年芒、两年芒、小鸡芒等品种。林里还参杂着缅石榴树、柠檬树、酸枣树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这片芒果林里,要数那五棵小鸡芒果树最高、最大,犹如五个威武的勇士守护着寨子。它的树干粗壮、笔直,枝繁叶茂,透视着顽强的生命力,两个成年人都合抱不过来。寨子里谁也不知道它的树龄,不知何人所种。小时候听外公讲,他童年时曾在芒果林里放牛,摘青芒果蘸盐巴辣子吃,只是那五颗芒果树没有现在这样高大、粗壮。如果说这片芒果林是野生的,又不像。如果是谁家祖辈留给子孙后代的,平常却从来没有人看管。寨子里的人对这片芒果林很敬畏,没有人乱爬、乱扯,大家都知道林子里的果子可以吃、花可以摘,但树不能伤害。
    春天来临,万物复苏,芒果林里的变色兰、五色梅、诺木花(傣语)竞相开放。白色、粉红色,映衬着芒果树冠上红色的叶芽,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到了阳春三月,芒果树开花,一串串米黄色的花蕊在绵绵春雨中蓄势而发,密密麻麻地簇拥在枝头,大有把绿叶隐去的架势。芒果花非常小,刚开时呈米黄色,并不艳丽,挂在树枝上一点都不显眼,但却充满了生机。一串串黄色的小花像一串串风铃,在高高的树枝上随风飘摇。此时,芒果林成了花的海洋,一阵风吹过,芒果花香随风飘散,引来成群的蜂蝶。刚开的芒果花淡黄清亮,过不了几天就变成深黄色。在泼水节到来时,米粒一样的芒果花落满一地,一串串小小的、青青的芒果挂上了枝头。泼水节过后,天气渐渐热起来,压满枝头的芒果由青色变成微黄,芒果也即将成熟。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来到芒果林,守在树下捡拾掉落在地上的芒果,不刮风下雨的时候,落下来的芒果其实并不多,只能偶尔捡到一两个。对于孩子们来说有没有捡到芒果并不重要,他们的乐趣是一起在芒果林里玩耍。阳光洒在芒果树上,风轻轻地拂过芒果林,果树随风沙沙作响。孩子们仰着脑袋,看着树上的芒果,嘴里唱起儿歌:“树上芒果黄灿灿,树下小孩抬头看。鸟儿!鸟儿!快快飞,飞到树上啄芒果,把树上的芒果啄下来;风啊!风啊!快快刮!雨呀!雨呀!快快下!大风快把树上的芒果刮下来。”每当刮风下雨时,鹅卵石般大的芒果落满一地。等到风静雨停后,寨子里的大人、小孩,提着水桶、拎着竹箩,纷纷来捡芒果,个个满载而归。到了八月份,芒果树依旧一派绿荫,多么旺盛的生命力!   
    春去秋来,季节更替。一棵棵芒果树默默生长着,慢慢长成粗壮大树,形成一片林子。寨子里的人们把这片林子称为“陇坝蒙”,保护着、享用着香甜的果实。但时过境迁,景哈寨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竹楼被钢筋水泥琉璃瓦楼房取代,黑心树林、龙竹林也被橡胶林、香蕉地取而代之。寨子东边的那片芒果林也消失了。只有滚滚澜沧江水,仿佛还讲述着芒果林的故事,诉说着景哈寨子的变化、发展。至于那片芒果林,已成为人们心中的记忆了。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