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栀子花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6年09月04日 17:03

 □ 鲁 幸

    隔壁的咪涛栽了一株栀子花,花枝繁茂,一片绿葱。夜雨过后的清晨,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扉。我心想,定是栀子花开了,赶忙推开门,果不其然,一片洁白的花开满枝头,满心欢喜。

    栀子花的花朵不大,洁白的花瓣层层叠叠,嫩黄色的花蕊静静伫立中间。细看,还有小蜜蜂趴在花蕊旁边,扇动着翅膀,正在努力吮吸花蜜。这花蜜一定很香甜吧,我想,不然小蜜蜂怎么会起得如此早呢。翠绿的叶子上滚动着雨珠,清亮剔透。而我呢,最爱含苞欲放的栀子花,层层叠叠的花苞里仿佛藏着一个个小秘密,又仿佛沉睡着一个个花精灵,只等一个好时机,然后灿然绽放。这时隔壁的咪涛也走了出来,看着一树洁白的栀子花笑弯了眉眼。她伸手把开放的花朵摘下来,拿出两朵插在梳戴齐整的发髻上。栀子花开时节,大街小巷随处都能看见发髻上佩戴着栀子花的傣族女子,她们中有上了年纪的咪涛,有丰腴迷人的少妇,甚至还有情窦初开的哨哆哩。见我一直站着,咪涛从一大束摘下来的栀子花里选出两朵最漂亮的递给我,我一阵欣喜,接过花打算插在我最喜欢的那个花瓶里。

    天空偶尔还会飘落一两滴雨,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了奶奶。花儿依旧,人已不在,眼里蒙上一层雾气。奶奶离开我们快十年了,她生前最喜欢栀子花,在老家的房屋背后,奶奶在菜园种得最多的就是栀子花。从我记事起就时常跟着奶奶去菜园玩,也就是在那时,我认识了栀子花。菜园里,奶奶精心照料着栀子花。而我们小孩子更喜欢那一个个熟透了的芒果“砰、砰”掉落地的声音。每逢雨后,奶奶总是要去一趟菜园,洁白的花朵开满了整个园子,淡淡的花香弥漫四周,奶奶经常采摘一些插在花瓶里,栀子花开的季节里,叔叔家的整个屋子就氤氲在栀子花的香气里,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是一种多么特别的记忆。可岁月不会因为奶奶爱花爱美而停止脚步,奶奶的皱纹多了起来,腰更弯了,眼也更花了。而奶奶尽管步伐蹒跚,仍然会摇晃着身子穿梭于菜园之间,给菜浇水、除草,给栀子花修枝。以前每次跟奶奶去菜园,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絮叨她对这些花儿的喜爱,临了不忘叮嘱我“奶奶死后,记得帮奶奶照看这些花儿。”而小小的我还无法体会这份深切的嘱托。

    如今,我身在异乡,很少回去,更无法兑现那份承诺,每次想起就很难过。后来我种过玫瑰,栽过月季,让大朵大朵的牵牛花爬满我窗前的花架,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种栀子花,但会在每个花开时节拿几朵插在花瓶里,寄托我对奶奶深深的思念!栀子花,永远洁白美丽的栀子花!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