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仑沟,追梦的故乡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作者:□ 张德渊 编辑:郭易成 2016年11月27日 20:56

傣家少女(汪涛 摄)

傣家少女(汪涛 摄)

    这是两年前的事了:西双版纳金秋时节的某日上午,岩溜和他的恋人依康从景洪城出发,来到曼仑坝,下了客车,披着阳光踏上回乡的山路。

    抬眼望,远山逶迤,满山的橡胶林海荡起层层碧浪;山麓果园里参天的槟榔、椰子树撑起了密密麻麻的绿伞;荔枝、芒果、桃李……层层叠叠,蓊蓊郁郁;溪水蜿蜒静静地从村旁流过,竹林、芭蕉摇起倩影,掩映着一幢幢傣家竹楼。金灿灿的千重稻浪里,农民们挥舞银镰,描绘出一幅壮丽的秋收图景。

    新农村日新月异,旧貌绽新颜!岩溜迎着山野的清风,仿佛感觉人在画中游,心旷神怡地唱起歌曲。

    依康爱岩溜风度翩翩,更爱他才华横溢。他刚从云南农业大学毕业,她这样赞美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两天前参加了人才招聘面试,他一举夺魁,招聘单位负责人告诉他,一个月之后听候佳音。

    依康在高中毕业时就爱上了岩溜,却遭到阿爸的反对。她闪着泪花发誓说:“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俩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且是高中同窗好友,我非他不嫁!”

    一路上,依康回味着浪漫的往事,心花怒放,多么兴奋。不知不觉,她与岩溜走进故乡曼仑沟地界——凤凰岭。只见从两山之间走出队队人来,三五成群,一个个背着行囊,埋头只顾赶路,并无言语,行色匆匆,直往景洪方向走去。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久别重逢的岩溜一见面就热情挥手致意,问他们将至何方。

    不知是他们不愿回答还是没有听见,都默不作声。岩溜意欲探个究竟,依康便向他解释道:“进城打工呗!曼仑沟穷,比不上别的农村。村里的年轻人差不多都走光了,都到城里打工挣钱,男的挣钱娶媳妇,女的瞅机会嫁到城里去。村里就剩下些老人和儿童,地没人种了。”

    岩溜感到事态不妙,蹙起眉头,唏嘘感叹村里人都走光了,地没人种,要都这样一走了之,这村里的人、城里的人吃啥?岩溜转身婉言劝告他们能不能留下来种地。他们忿忿而哀怨地回答:“谁愿意种地谁种去!”

    走进曼仑沟腹地,目睹除了大片田地里种上稀稀疏疏的香蕉、甘蔗等经济作物之外,田边地角都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草、荆棘,都荒芜了,村寨的竹楼依旧。岩溜心里一阵酸楚,暗自追问自己:一个农大学生,你的农业梦在何方实现?霎时间他心事重重,心情一阵阵沉重起来。


    回到曼仑沟第一站就到了依康的家。依康家的傣楼依旧,与以往不同的是客厅楼面铺上了图案优美的地板胶,墙壁粉刷一新,侧面右墙上挂起了岩溜和依康订婚的纪念彩照。

    依康阿爸看未来的女婿光临他家,一改以前冷若冰霜、不理不睬的态度。他笑容可掬,额上皱纹缝里都溢满笑意,开始欣赏起岩溜来了。未过半个时辰,村里的老支书兼村主任闻讯后迫不及待赶来,依康阿爸霎时感到门庭生辉,受宠若惊了!

    老支书可没有那么多客套话,直奔主题:“岩溜,你是我村第一个农大才子,了不得呀!我们傣乡就指望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农业专家、科技人才来发展当代农业。”

    岩溜面对村里的老领导、老前辈感到有点拘谨,胀红了脸,嗫嚅着说:“老支书,我这个小字辈可没有你称赞得那样神通广大,有话就请你明示。”

    老支书眉头一皱,黯然神伤起来:“岩溜,我们都是同村老乡,就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们曼仑沟穷呀!”

    依康端上热气腾腾的醪糟水,给他们每人一碗。随后,他说:“老支书,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先到村里村外、田间地头、山上山下走走看看,看村里到底存在什么问题,然后再找村委会同志和乡亲们研究、商量如何应对。”老支书一听,大喜过望。

    

    这天清晨,天阴沉沉的,曼仑沟里茫茫大雾弥漫着、涌动着,沟谷的天空飘洒起细雨。依康兴高采烈地背起行李一个劲地往前赶,岩溜却闷不作声,拖着铅块一样重的脚步往前缓缓移动。今天他要赶到城里的农业部门报到上班。

    依康两天前就给他收拾好了行李,天刚亮就催他赶快上路。但到早晨8点钟时却不见他的踪影,急得依康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团团直转!原来岩溜舍不得离开家乡,天一出现鱼肚白就跑到老支书那里征求意见去了。

    老支书陪岩溜回家来了。拍着他的肩臂说:“孩子,去吧!到农业局上班也是响应党的号召,农业梦一定会在你们这一代人手里实现。好好干吧!我们村实在是舍不得你走呀,总想把你留下来!但你在村里干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不过,可别娶了媳妇忘了娘,有了工作就忘了我们曼仑沟!常回家看看!”

    沿着曼仑河岩溜踽踽独行,望着家乡,他触景生情:我们世代在曼仑河上泛舟养鸭,捕鱼捉虾、游泳、洗衣。用河水灌溉田地,种植庄稼;曼仑渠,那是曼仑沟的动脉水利工程,乡亲们依靠它,珍惜它!巍巍峨峨的凤凰山上,原始森林、橡胶林莽莽苍苍,白云缭绕,气象万千,雄伟壮丽……曼仑沟啊,你是我的家乡啊。

    刹那间,回乡的所见所闻、贫困落后的山乡以及老支书信任、期盼的目光,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在岩溜的脑海里闪现,乡情、恋情像海浪一样在他心中激荡。他不由自主地把农业部门招聘通知书从怀中掏了出来,片刻间撕个粉碎,撒向空中,转身就向故乡——曼仑沟狂奔而去。

    此情此景被依康看到了,她目瞪口呆。为他“荒唐”的举动感到莫名惊诧,不可思议。他撕毁了他的前程,也撕毁了她的美梦。顿时她火冒三丈,竭斯底里大发作:“岩溜,天底下没有比你再傻的人了!”她猛力将行李一扔,号啕大哭,自个儿进城打工去了。


    一年快过去了,在城里打工的依康仍然放不下岩溜,朝朝暮暮日夜思念。这一天下午两点了,她依着店门向外张望,出门又在人行道前眺望。既然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为什么又不能长相守、长相聚呢!

    是他!岩溜终于来了,依康迫不及待撩开人群扑了过去,紧紧拥抱住岩溜不放,然后捏起一对小拳头在他胸前不住地擂着,失声痛哭,泪如雨下,责怪道:“一年了,你怎么不来看我?”

    “我不是来了吗!你不知曼仑沟有多么忙!兴修水利、培育果园,发展多种经营,还有搞沼气化,家家户户挖沼气池。我还和你爹一起为你家挖了一个呢。”

    一进店门,依康就把他安顿在一张乌黑发亮的饭桌前,给他沏上了上等的茉莉花茶,拿出一块新毛巾给他擦脸,不过,至今,她还因为去年岩溜撕毁招聘通知书而生气。

    岩溜非但不遗憾、惋惜,反倒满怀深情坦诚相告:“我是喝曼仑河水长大的,我爱家乡的凤凰山、曼仑河。我考上云南农业大学,成为曼仑沟的第一个大学生,村民、村委员为我祝贺、送行,为我捐资助学,家乡待我的恩情比泰山还重!知道吗?家乡还未脱贫,村民还在受穷。”他心里一阵忧悒。

    依康心里憋着气,还在据理力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难道我的想法有错吗? ”

    岩溜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依康,喃喃细语:“你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我知道你的心里很苦。你认为家乡穷,想去好点的地方发展,也希望我能飞黄腾达。但你也冷静想一想,把家乡建设好了,让村民的生活富裕起来,这比到城里工作强十倍、百倍!其实我多想有一个贤内助理解我、支持我、帮助我。”他紧握住依康的手,“依康,等你想通那一天就回曼仑沟找我吧。”

    依康倍受旧观念的束缚,灰心丧气地说:“在家乡我能干哈?还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能有什么出息?”

    “你也太小瞧你自己了,我们家乡要办工厂、公司,你可搞公关、搞嘛。你也是乡里的高中生,能说会道,又通事理,组织发动妇女有方,有凝聚力,你大有作为呢!”

    依康心有所动,但依然将信将疑:“你的梦想能实现吗?”

    岩溜坚信不疑:“一定会!”

    

    光阴荏苒,两年过去了。

    开春时节,曼仑沟晴空一碧,红日高照,春意盎然。在岩溜的带领下,曼仑沟的发展日新月异:全村实现了沼气化,引进、培育优良农作物品种,实现了玉米、水稻亩产800余斤;农业机械在村里铺开……

    这天,这里正召开村民大会,已是村干部的岩溜向村民介绍在曼仑沟发展农业新科技的想法,他准备邀请农大教授和大学生志愿者到村里来为村民上课。听到这一消息,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掌声。

    这时,依康携着优良种苗来到现场,霎时场下欢声如潮。

    如今的曼仑沟,朝阳依旧,却已换了面貌。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