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茶师去找茶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郭易成 2016年12月08日 21:07

    编者按:孙状云先生是国内专业茶类杂志及公众号《茶讯》《茗编头条》创始人及主编、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他对普洱茶情有独钟,近年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宣传普洱茶产业。其运营的杂志及公众号是业内公认的权威专业杂志。在中国茶文化、茶经济领域具有较高影响力,为业界公认的行业观察者。经作者同意及授权,本报特摘录刊登孙先生最近探访普洱茶古茶山、古茶园写的这篇文章,以期对我州茶业界及广大读者有所启示。


□ 孙状云

    

    这个假期,我选择了去云南看茶。虽不是春天,但秋天谷花茶的制作,也是我喜欢茶的那份情愫。浙江杭州市和其坊的主人陈华亮先生几乎所有的茶季都在云南找茶做茶,时不时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幅幅透着远方诗意的照片诱惑着我。跟着普洱茶的玩家一起去寻茶访茶,这是我的愿望,也和陈华亮先生有过多次的相约,很多个茶季过去了,依然没有同行。

    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做到了。一个决定便到了西双版纳,便到了勐海。我把勐海喻为每一个喜欢普洱茶人的心灵的后花园。

    陈华亮先生每年到云南找茶制茶,包括勐海在内的云南各大茶山,已经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与别的走马观花或者移动商贩式收茶的茶商不同,他已“统战”内联到村民茶农。2016年的谷花茶,他动员了6路人马分别包抄包括老班章、老曼峨在内的布朗茶区,围追景迈、易武茶区。

    我去的时候,原料茶已经收购完毕,陈华亮正与他的弟子小李子拼样试样。一款款茶喝过来,老班章的醇厚回甘,又如何与老曼峨的苦涩相拼配?市面上绝大多数普洱茶玩家玩的是纯料的山头茶,纯可以纯到山寨,纯到山头,甚至纯到某棵树的单枝。能够去伪存真地把这些山头纯料茶带给普洱茶爱好者和自已的粉丝们。虽值得推崇,可是真正的玩家并不满足于此。在普洱茶历史上,号级茶的传奇,印级茶的辉煌,所有的精典都是来自拼配的。商家厂家不仅仅是为了拼数量,更重要的是拼品质。构成品质的最主要因子便是香气与滋味。香气用鼻子来嗅,滋味用嘴巴来尝,这种来自感官识别的能力,全靠经验。你可以识别单款茶的滋味醇厚回甘甜苦,香气高低,栗香、果香浮动,但又怎么去把控多款甚至多达十多款茶的滋味协同、香气融合?

    密钥在茶师脑子里。陈华亮自己也许已经记不得那一款神奇的孤独丸是如何经过多少次的配方调整才造成了如今的品质传奇,我却目睹了这一款“布朗金刚”的试样过程。经过了一次又一次试样调整、再调整,几乎是一个通宵的品鉴、试样,陈华亮自己在微信里写道:“勐海的天已露白,无数的呼唤才出来,这款布朗金刚终于定型,喝得全身冒汗,打嗝声连连,可以喜欢得没朋友……”

    可以喜欢到没有朋友,一如孤独到无茶。

    我想这时候的茶师,就如同钢琴家,以味入韵,在香气与韵味的世界里,挥斥方遒,自我陶醉了才可以芬芳无语。

    转山,我不知道用这样的词来形容这一次茶山之旅是否合适?

    到过的茶山,在我们永久的记忆里,未曾到过的,却在向往的梦里。       

    老班章,我又来了,村前的山门牌匾,变得显赫了,富裕了的山寨愈发变得像现代的城镇了,梦里依稀的老班章,很多次在梦乡中来过。蓝天还在,白云还在,村边的茶树林亦还在。茶树林是必须在的,没有了老班章的茶树,老班章还能叫老班章吗?那棵茶王树也在,茶后母树愈发丰枝招展了。在老班章1号加二家喝刚做好的谷花茶时,加二师傅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念想,适时地拿出了前几年的茶和今年的春茶让我们比较着喝。喝着喝着,真的不想离开了。

    走布朗山的这条茶路,到老班章寨前,我们还去了贺开古茶园,经过了班盆寨。离开老班章,我们去老曼峨寨,途中经过新班章寨,每一个村寨都有自己的故事。班章茶已贵,老曼峨也苦尽甘来。七村八寨,我们只是匆匆而过,而陈华亮有时候会驻守在那些村寨里,无论是在老班章的加二看来,还是在老曼峨的阿钟眼里,经过了十多年打交道,陈华亮在他们的心目中早已不是普通的茶商了,他是喜欢茶到极致的茶疯子,他是做事认真到比专家还专家的茶师。

    在云南的茶区里,我唯独没有到过景迈山。当陈华亮说我们去景迈山看看时,我的内心是说不出的激动。

    勐海去景迈的路途山路十八弯。去云南茶山的每一处都是不容易的。转山,是心里的虔诚,围着那个几乎是信仰了的目标。茶是信仰,那一座座茶山便是心中的“须弥山”。

    车停在景迈山大门牌坊前,我们决定还是先去看茶山逛山寨。过了景迈大寨一路前行。景迈山有近万亩古茶树,核心产区在大平掌。

    穿越大平掌古茶树林这一段旅程,会让人一辈子难忘。

    参天的大树,相间的一望无际的古茶树林,一条路从过去通往现在,通向未知的有些茫茫然有些兴奋的不可知的未来。这是一座值得茶人们朝圣的圣山。

    折身到翁基古村落时,像是进行了时空穿越,我们跌落在线装章回小说的一个部落里,这是千年布朗族古寨。有一座佛寺,有一棵硕大无比的古樟树在那里,栏杆式吊脚楼木屋组成的山寨在朝阳的山坡上散落开来。据说,布朗族的先民们在几千年前从澜沧江迁移过来时占卦而选择了这一居住地,万年风水造就了千年古寨。千百年来,他们种茶他们制茶,茶生一处,天地一方。

    很想很想在这样的古村落住上一段时间,我们做茶、制茶、泡茶,守着不问世事的日子,在云舒云卷中把一切都忘了……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