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番莲熟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作者:□ 陈 英 编辑:郭易成 2016年12月11日 15:59

    那天早晨,我走进教室,岩金从书包里掏出两个西番莲,放到讲台上。他说:“老师,这是给您的,我家树上有好多。” 

    我对西番莲怀有特殊的感情,这样的感情缘于我的乡村生活。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差,没有钱买零食吃,父亲为给我们解馋,在房前屋后种了很多水果,青枣、芒果、菠萝蜜等,我最喜欢的还是种在院子里的西番莲。

    由于土地肥沃、水分充足,西番莲长得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枝枝蔓蔓在父亲搭的架子上弯曲回环、毫无忌惮地延伸。稠密的绿叶挤在一起,把架子遮得严严实实,远望去像个凉棚。六、七月份,像紫色绒球的西番莲花便盛开了,硕大奇特的花,像长着成百上千蜗牛“触角”的角,呈放射状,向外绽开。端庄秀丽的西番莲花,宛如穿着珠纱裙的姑娘,吸引着过路的人驻足观赏。

    几个月后,鸡蛋似的西番莲伸头探脑地悬挂在枝藤上,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被风吹来荡去,露着笑脸。看着由绿变黄的西番莲,我迫不及待地问:“阿爸,西番莲要什么时候才能吃啊?”父亲总是笑眯眯地说:“快了,过半个月就熟了!”

    有一天,我和村里的小伙伴在西番莲架下玩游戏。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悬垂在枝藤上的西番莲被风吹得摇头晃脑、摇摇欲坠。“嘭”的一声,一个黄黄的西番莲掉在地上。玉叫见到,飞快地跑过去捡起西番莲想往家跑。“玉叫,这西番莲是我家的,你把它还给我。”我连忙走到她跟前说。“不给,这是我捡到的!”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使劲拽着她,不让她走。“扑通”,玉叫摔了一跤,手里的西番莲掉地上滚出很远。“呜、呜”玉叫哭了起来。

    母亲听到哭声,立刻从厨房里跑出来。她问我发生什么事?我告诉她原因。母亲安慰玉叫一番,就到屋后搬来梯子,摘下一些成熟的西番莲。“孩子,别哭,阿姨给你多多的!”母亲边把西番莲递给玉叫边慈祥地对她说。玉叫破涕为笑,提着西番莲高兴地走了。“阿妈,熟的西番莲都摘完了,我们还没吃呢!”我生气地说。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英子,乖乖,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哟。”听了母亲的话,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西番莲成熟时节,果架上挂满黄黄的、让人垂涎的西番莲,走到下面都能闻到诱人的清香,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西番莲的香甜气息。父亲把熟的西番莲摘下,送一些给邻居、亲戚,自己留一部分吃,其余的拿去集市上卖掉,换些零钱买生活用品以及我的学习用具。

    我拿着岩金送的西番莲回到家,切开一个,只见里面果汁金黄稠密,有很多黑籽儿。用汤匙舀一小勺放进嘴里,酸甜可口,有一种奇妙的香味在口中荡漾,似香蕉、酸梅、芒果、菠萝等多种水果的浓郁香味。怪不得台湾人称它为“百香果”。

    在西番莲成熟的季节里,品味着它独特的芳香与甜美,怎能不让我回味无穷呢?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