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茶叶富农家 ——基诺族茶农泽白的致富故事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8年11月24日 09:18

C1124002-06b-曾崇明

本报记者/陈瑾


   “来来来,快尝尝我今年新做的茶叶。这次我试着调整了鲜叶萎凋的时间,味道是不是比去年你们来时喝到的更清甜了些?”刚走进院子,基诺族汉子泽白热情地招呼起来。

    泽白是景洪市基诺山乡新司土村巴朵村小组的茶农。他告诉记者,近几年来,随着普洱茶产业的不断发展,基诺族茶农生活可以说一天比一天好。“茶叶价格上去了,带动了茶农制茶水平提高,而制茶水平的提升又进一步擦亮了我们基诺山茶叶的品牌,最终惠及的是茶农。有这样一个良性循环,大家的发展信心更足了,真的是‘一片茶叶富农家’啊!”


回乡创业历艰辛

    说起景洪市基诺山乡,大多数人马上联想到的是:基诺族、大鼓舞、特懋克节等极具特色的民族风情。然而,这里也是出产普洱茶的古六大茶山之一,曾因盛产普洱茶而闻名于世。

    “我们基诺族曾因茶而兴,茶叶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们不仅要保护好,更要发展好这个产业,这样才能让茶园世代繁荣下去。”泽白说。

    在基诺山乡,46岁的泽白称得上是个经历丰富、见多识广的基诺族汉子。1993年高中毕业后,他与几名同学到昆明、玉溪闯荡,上过旅游管理培训学校,做过小生意,在三星级酒店干过主管、部门经理,还参与策划运作过商品展会,与人合伙开过小公司。2006年,泽白与朋友在昆明金实茶叶市场租门面开了个“红土高原茶庄”,批发零售普洱茶和干毛茶。然而,好景不长,2007年夏,普洱茶市场走低,他们的茶店经营陷入困境。当年底,泽白选择退出茶店,决心从头开始,回基诺山乡专心做毛茶初加工。

    就在他最艰难的时刻,与他相识相恋三四年的大理洱源县白族姑娘施益池毅然与他结婚,两人共渡难关、重新创业,这给了他极大的慰藉和鼓励。

    2008年初,泽白携妻子回到家乡巴朵村,安顿下来后即着手创业,用两人的积蓄和向亲戚朋友借的10多万元钱,搭建起简易房,购置杀青机、揉茶机各一台,赶在春茶开采前开业了。创业初期万事艰难,泽白白天忙于收购茶农的鲜叶进行加工,晚上积极向认识及不认识的老板推销干毛茶。他还利用下雨停采的间歇期,带着晒青毛茶样品到景洪市、勐海县的普洱茶精制厂,一家一家推销和征求意见。在泽白的不懈努力下,他的干毛茶销路逐步打开,一些厂家也与他建立起了联系。


苦练技术下功夫

    为了熟练掌握传统手工制茶技艺,泽白多次到勐海县贺开古茶山臻味号茶业初制所当学徒。他细心观摩,虚心向哈尼族、拉祜族制茶师傅求教,坚持动手炒茶揉茶,逐步掌握了传统手工制茶的基本要领。农闲时节,泽白几乎走访遍了勐海贺开、老班章、老曼峨和勐腊易武落水洞、倚邦等知名普洱茶产区,与当地茶农互相交流学习、共同探讨制茶技巧。回到基诺山后,泽白在他的作坊里增加了传统手工制茶,这一举措扩宽了干毛茶销路。

    近几年来,泽白作坊制作的干毛茶逐渐受到市场认可,年纯收入近30万元,成为当地毛茶加工最大的家庭作坊。收入的增加,极大地改善了泽白的生活条件。如今,他家住进了小洋楼,家用电器应有尽有,夫妻二人带着女儿过上了富裕的幸福生活。


带领茶农共致富

   “通过学习积累沉淀后,我意识到,产业的发展最终还是要走到质量的路子上。”泽白感叹道,他告诉记者,巅峰时他的作坊年加工销售的干毛茶达80多吨,但所加工的多是小树茶、台地茶,利润微薄,且树立不起自己的品牌。

   “要让更多人喝到有品质的茶叶!”在不断的摸索中,泽白逐渐坚定了这样的信念。如今,他的作坊年加工干毛茶仅3吨左右,但全部坚持手工制作。其精益求精的制茶精神也获得了客户和市场的认可,由他制作的干毛茶,往往是茶叶还没采摘下树就早已被订购一空,固定客户遍布广州、上海、成都、广西等地。

    自己发展的同时,泽白也不忘带动村民一起致富。为了让村民了解制茶技艺对茶叶品质的重要性,泽白每年都要举办培训班,向村民讲解不同工艺的特点,指导村民制茶,年培训人数超过200人次。

    如今,因其扎实的传统制茶技艺,泽白成为了景洪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还多次获邀作为评委参加易武斗茶会、“攸乐古茶文化节”等茶事活动。

    精湛的制茶技艺让泽白名声远播,不少茶农慕名而来学习。在泽白家,记者就见到了来自临沧市勐库茶区的茶农李小华一行5人。

    “我们勐库也是普洱茶产区之一,但制茶技艺和西双版纳地区并不完全相同。在以前的制作方法中,我总感觉茶叶的香气和甜度提不起来,无法展现出茶叶最好的口感。在这一个星期里,我们吃住在泽白老师家,他也毫无保留地悉心指导我们。通过他的讲解,我们逐步掌握了不同萎凋、炒茶的时长对茶叶品质的影响。明年制作春茶时,我有信心做得更好!”李小华说,他从事制茶已经3年多了,只有这次学习提升最大。

    谈起未来的打算,泽白说,茶叶是基诺山最古老的传统产业,仅新司土、洛特等村寨就有5000多亩,茶叶是村民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但是,目前各寨的茶园管理比较混乱,干毛茶加工也存在一些问题,茶叶卖不起价,效益比较低。

    “今年,我注册了‘泽白味’商标,目前选定了基诺山龙帕、石头老寨和部分易武茶区的古树茶,目标就是要以品质立足市场,做出自己的普洱茶品牌,也给村民们起个示范、带个好头。”泽白信心满满地说。

    像泽白一样因茶致富的农户,在基诺山乡比比皆是。据不完全,如今的基诺山乡已入住茶企业5家,有茶叶专业合作社10余所,建成近百家大小不一的茶叶加工初制所,茶产业辐射带动全乡26个村小组1800余户农民增收。2017年,全乡共种植茶叶2.84万亩,茶叶产量1309.65吨。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