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情缘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5月11日 09:31

□ 陈朝国

    

    从教23年来,我先后在几所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由于条件不同,每所学校的黑板也都不一样,有木制黑板、水泥黑板、磁性黑板,如今走进了互联网时代,又用上了电子白板,从而告别了一只粉笔打天下的原始教学模式。

    记得第一次在黑板上写字是我读小学的时候,那时我在一所偏僻的村小学里读书。学校离我们家不远,大约半小时的路程。学校也很小,很简单,就是我们老师家的一间上下两层的土坯房,土胚房下层关牲口,上层堆放杂物,后来被老师整理出来给我们作教室。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不时还能闻到牲口的粪味。教室很简单,书桌是用几块简单的木板搭成,黑板是老师用几块木板拼接在一起,然后涂上墨汁而成。在这间教室里,我们一共有两个班上课(说是两个班,其实一个班也就十来个孩子)。一排一年级,另一排二年级。老师先给一个班上课,上好了就让同学们做练习,老师又给另外一个班上课。老师年纪大了,他给我们读书时摇头晃脑的,颇有些夫子的味道。若是累了,老师就会让我们到黑板上默写生字或者做加减法什么的。我也多次被老师叫上去,老师给我一小半截写剩下的粉笔,然后我就踮着脚尖在黑板上写字,默写对了,老师就会给我们打个大大的红勾。这是我最初在黑板上写字,也是我和黑板的最初结缘。从那时起,我心里就有一个梦想,以后我要成为一名老师。

    许多年以后,我实现了这个人生梦想。中专毕业后,我被分到了一所山村小学去教书。学校离镇上很远,要步行7个多小时才能到校。学校简陋至极,几间竹笆围成的油毛毡房,几块木板搭成的简易书桌,黑板也是用几块涂上墨汁的木板钉成,一切都和曾经的老师家很相似。我在这块黑板上耕耘了6年,送走了我从教以来的第一届毕业生。

    后来学校盖了新房,竹笆房变成了砖木结构的砖房,黑板也换成了水泥黑板。水泥黑板要比木板的美观大方一些,也更好写字一些。水泥黑板又陪我走过了7年时间。后来,我到中心小学讲课比赛,第一次用上了磁性黑板,在上面写字手感很好,写出来的字也更好看了,当时我就想,我们学校能用上这样的磁性黑板就好了。

    2010年,我因为工作关系调到了中心校工作,实现了用磁性黑板上课的愿望。磁性黑板的光滑度比木制黑板和水泥黑板都要好,在上面写字得心应手。因为能写一手漂亮的字,让我赢得了同学们的敬佩,一些同学爱上了我写的字,也爱上了我的课。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的课上得很轻松,教学成绩也是一路上升。

    随着时代的变化,教师作为知识的传播者,再也不能凭着一只粉笔去打天下了,那些夫子式的教学模式不再适应新时代的小学生。我们教师也不得不甩掉老牛拉车式的教学方法,拾起现代高效的互联网教学平台走进课堂。电子白板的到来,让我们彻底告别了吃粉笔灰的时代。自从有了电子白板,课堂教学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用电子白板教学,可以让课堂更加生动,让同学们更能直观地感受课文内容,让那些昔日干瘪的说教变得更生动有趣,课堂真正活起来了。

    时过境迁,随着社会的发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黑板也会变得越来越智能化,那时我们的课堂教学将会变得更加精彩。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