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分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7月07日 16:53

□ 黄志荣

    

    一个小山村,有一户普通的5口之家,户主叫小杨,今年70岁。三十多年前,小杨得了一种怪病,好好的一个人,一听到“积分”或“分”字,就浑身颤抖,满眼充满惊怵,如同中邪一样。

    为了治病,全家人带他跑了很多大医院,花了很多钱,疗效却不明显。医院认为他受到辐射伤害,有针对性地做了治疗也没有什么效果。村民认为他是鬼缠身,找了很多江湖“大师”也无法解困。村里人都知道小杨有这个病,所以在他面前从不谈论“积分”或与“分”字有关的话题。

    2012年,他把当家责任交到了从昆明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家创业的小女儿阿芳手上。

    随着国家扶贫政策的落实,村里基础设施得到改善。2015年,村里决定,将村内环境卫生的维护交由村老年协会承担,村老年协会便推举平时热爱公益、关爱他人的小杨当会长。

    小杨任会长后,主动作为,村容村貌越来越干净、整洁。 

    文明村的牌子领到村的那天,村里召开了大会,对小杨等人给予了表彰,并为老年协会增加了新的垃圾清扫工具。伴随着奇科阿米的旋律,小杨跳起了多年没有跳的基诺族传统舞。

    老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2016年,村外的爱心人士小郑准备在村里开设个爱心超市。这本是件好事情,可村里一时决定不下来,主要原因来自超市的管理模式是鼓励村民做好事,用献爱心来赚积分,再用积分来超市兑换物品。村内谁都知道在小杨面前不能提“积分”或“分”字。爱心超市进村是一件大好事,村里各小组长决定用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是否引进爱心超市。

    爱心超市开业那天,阿芳怕父亲发病,将他带到景洪城玩到很晚才回村。

    小杨依旧组织老年协会那帮人认真清扫环境卫生,村干部担心爱心超市兑换积分会引起他发病的事也一直没有发生。只是细心的阿芳发现,超市前的环境卫生父亲很少清扫,话也越来越少,呆在家里抽烟的次数比以前多了。

    爱心超市的新产品越来越丰富,村民无偿参与公共活动献爱心的人也越来越多,可用爱心积分来兑换物品的人却逐渐减少,这引起了超市负责人小郑的注意。

    “怎么回事,是哪里出问题了?”在一个兑奖日活动结束后,她暗暗问自己。

    “肯定出问题了,但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她主动找到村长。

    “小郑,你知道我们村谁做好事最多吗?”村长反问她。

    “做好事都有积分,看积分登记表就知道了,都有记录啊!”她实话实说。

    “是小杨老人,他做得最多,但他从来不要积分,他不兑奖我们哪还有脸去兑。”

    “那他为什么不参与积分呢?”

    村长回答她:“不清楚,也不敢去问,怕他发病。”

    听到积分就发病,这可能吗?

    她觉得这个老人越来越神秘,带着疑惑她找到阿芬,把她想解开谜底的想法和阿芳进行了交流,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说干说干。

    次日,小郑和阿芳踏上了寻秘之路。

    既然是病,只能找医生,她俩先后找了几家医院,再通过网上寻求帮助。经过十多天的努力,她们确信是小杨老人心理出了问题。

    “心理病,只能解开心结。”她俩带着医生给出的解决办法,再次找寻老人成长的轨迹。

    年轻时,小杨是村里有学问的年轻人,并当上了记分员。

    在农业大包干年代,农村记分员是个让人羡慕的差事。

    一晃几年过去了,他记录的数据没有一次出现过差错,得到了村民的一致认可。

    那年夏末,雷雨交加,洪水如注,常将村子浇灌几遍。

    一个月黑风高、雷雨交加的夜晚,村上用土坯垒起的破旧会议室在洪水的冲刷下坍塌了。小杨放在里面的记录本也一同被埋,找到本子后,本子早已被雨水淋透,虽几经翻晒,记录的数据却看不清楚了。

    那个本子记录着全村半年的出工劳动力积分情况,记录的数据是年底村里分红的依据和标准。

    只能重新登记,让村民自己来重新申报各家参与劳动积分情况。这下可好,报上来的数据经过,远远超过全村应该有的数据。虽然多次做工作要求如实申报,可都无果而终,公社和大队派出工作人员来协调也没有解决。眼看快到年末分红了,没有数据,怎么分红,这事愁坏了村干部。

    “让小杨自己来定,我们都相信他。”大多数村民提出了一个解决方式。

    小杨觉得这事是由于自己没有保管好记录本造成的,一直很难过,多次提出辞职,不再担任村记分员。

    “让我来定,这是村民对自己信任,也是将权力赋于自己。”其实小杨自己心中也清楚大概数据,各家的出工和积分情况。在重新登记到自己家的出工积分时,他脑袋忽然冒出:每个积分代表着相应的钱、物,是生活必需品。这些年,一户户人家辛辛苦苦,都与积分有直接联系。他转头看看盖着破被子熟睡的妻子女儿,看看已空空见底的食盐袋,想到自己将辞去记分员,脑袋一热,将自家积分上调了6个点。

    这事虽没人知道,但小杨一直抬不起头来,直到一次他病重时将这个保守了多年的秘密告诉了老族长,老族长过世时才将这事说给了阿芳的母亲。

    阿芳的母亲看女儿这么用心来寻找小杨的病因,觉得有必要将这事说出来。

    小郑想,这是那个动荡的、累弯腰也吃不饱饭的年代留下的时代痕迹。换到如今,小杨也不至于上调刚能买到两小袋食盐的数据,4元钱将一个年轻人压得患上了心病,几十年抬不起头来。

    或许,根治小杨心病的日子到来了。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