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傣陶


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王晨至 2019年09月28日 09:29

0928-07LBS-005-16371-原文件

□ 玉单罕


我的童年和别人不太一样,打小就活在土堆里,隔壁人家的娃玩泥巴会遭遇挨骂情节,我家娃不玩泥巴那才会真的挨批。

我生在一个陶艺世家,妈妈和祖母都做陶,到了我这辈也逃不掉。小时候,我很顽皮,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做陶,总是相约玩伴到澜沧江边捞鱼摸虾,经常被妈妈从头到脚一顿训。长大了,习惯性地跟着妈妈摸两下制陶工具。参加工作后,慢慢懂得这是一种情操,是一种情怀,是一种忘不掉且不能遗忘的文化之根。现在,只要有时间,我便沉浸在土堆里,尽情汲取泥土的芳香,静静与泥条、泥团私语切切。

据相关史料记载,傣陶有四千多年历史。傣陶制作采用慢轮盘条筑型法,工具采用木制脚趾拨动转台。傣陶的代表器物多为寺庙和生活用品,所有塑型都要先将泥条盘筑成柱状,自然晾干六七成左右,再用石块和木棒从里和外拍打成所需造型,修坯、印花,整个过程费工费时,人力成本高、出品有限、产量受限。随着商品经济的发达和耐用商品的多元化,传统土陶销售不容乐观。现在的年轻人大多喜欢耐用、美观的现代工艺品,傣陶产品很难博得大众喜欢。目前,在我州有为数不多的傣陶技艺传承人、傣陶手艺人传承传习这门传统民族民间工艺。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将傣族慢轮制陶技艺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各级政府文化部门和非遗保护单位呼吁社会成员保护、传承、弘扬和发扬傣陶文化、傣陶技艺、傣陶精神。

1996年,世界陶艺博览会在日本佐贺市举办,受日本政府邀请,我母亲以中国云南陶傣族慢轮制陶技艺代表者身份参加了博览会,与世界各国陶艺界、艺术界的专家、学者、考古研究者共同交流和探讨民族民间工艺(陶艺领域)的历史、技艺、发展、渊源、现状和未来。

我深感幸运,出生在这样的世家,幸运是妈妈的女儿。当时,我作为学生代表,跟妈妈一起参加了这次世界级别的陶艺学习、交流。第一次坐大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向这么多行业领军人物学习……激动、感动、触动——第一次飘洋过海,坐大飞机激动;第一次看到高水准高规格高要求的交流平台,感受世界各国对民族民间工艺的关注、对民族民间手艺人的尊重;第一次因为世界陶泥碰撞,深深触动。

那次观摹,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日本小朋友们动手能力很强,那份文化自信、那份热情、那氛围,让我不禁审视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搓揉手中的泥条教幼儿们捏小罐,他们有的跟着我的节奏一起习作,有的自由创作,半个小时后,小桌板上就整齐摆放着小罐、小乌龟、小鸟等泥塑小件。通过这次活动,我感受到了日本民间对传统工艺的热爱。

回国后,我一边在校学习一边在家做陶。后来,我跟着妈妈学做产品,纵向学习和摸索,横向交流和研讨。学习了妈妈的傣族慢轮盘条后,自己又买机器学习拉坯。2014年,我只身一人去泰国清迈学习手捏泥偶,领会泰国纯手工传统陶泥文化。我去到寺庙、陶市场、乡村、陶坊制陶厂等地方,那里如国内一般,绝大多数也是快轮拉坯,机械生产,机器烧制。在清迈的一个村庄,我遇到一位像我母亲一样坚守传统工艺的老艺人,她手指拨动竹竿捏制水壶,老艺人专注、宁静,也很享受手创的过程。由于老艺人持之不懈的坚持和创作,在我看来不简单的东西在她手里却很灵动,不到一支香烟的功夫,水壶初坯已呈现在眼前。

社会在变,人在变,但我的初心不会变。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充裕的时间扎根泥塑创作,但仍然一如既往地宣传傣陶、普及傣陶、传承傣陶。我利用交流平台与身边的朋友和陶艺爱好者探讨、研究、共勉,通过动手展示,向我的孩子、学生、姐妹们传递傣陶的温度;通过收集和整理傣陶信息,向陶艺爱好者传播傣陶正能量。我相信,有一天傣陶会传遍世界各个角落。

作为一名陶艺传承人的孩子,我坚守傣陶文化和傣陶技艺,学习陶工精神、凝聚陶工力量、不忘陶工初心、牢记陶工使命,努力实现双岗建功,泥我同在。


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
本报微信公众号
手机读报
手机读报
关注本报客户端
关注本报客户端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西双版纳报》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复制、转载、链接、下载使用。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2135888
【滇ICP备1200353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新闻网

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